2015:Docker将影响IT大势(上)

戴尔易安信解决方案 2015-04-27

戴尔易安信解决方案

微信号 DellEMC_Enterprise
功能介绍 戴尔易安信解决方案专注于数字化转型中的前沿技术和解决方案,内容涵盖现代化基础架构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物联网及AI等,并通过对全球,特别是中国用户的成功实践案例分析和前沿技术解读,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,快人一步!
Docker自2013年以来就非常火热,不管是从GitHub上的代码活跃度,还是Redhat在RHEL6.5中集成对Docker的支持, 就连Google的Compute Engine也支持Docker在其之上运行。只要是关注云计算技术,就无法不在意Docker。

那么,在2015年,Docker会如何影响整个IT产业呢?知名博主James Thomason就此问题撰文进行了探讨。

2014 年对于云计算来说,是一个令人非常兴奋的发展阶段,随着一些新兴技术和发展趋势的渗入开始逐渐改变着IT的未来。在 2014 年底,对于一些破坏性技术和很多行业来说,总体的发展趋势还是软件的发展,获得了不断增长。软件更接近普适计算,是因为它具有遍布网络中的扩散处理能力、低成本个人计算设备和通用的连接能力。


所以,企业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仍是开发者和IT 操作团队,对于构建并大规模处理复杂的分布式系统的能力,同时还要不断地更新这些系统,能够对于不断变化的客户和市场需求做出快速反应。

为了迎接这一总体挑战,就需要了解目前三大主要技术趋势:容器虚拟化、混合云和融合基础架构。

2015年是Docker之年

当年,全世界都认为VMWare的技术没什么大不了,这其中也包括我。其实单一的技术引发剧变的情况,这在IT产业中既是少见的也是一种让人感觉振奋的IT环境。容器虚拟化作为实际机制正在被快速接管,用于打包和部署分布式应用程序,并可以创建几乎涉及所有与IT相关的全范围毁坏。

现在既令人兴奋又广受欢迎的Docker,需要做的就是如何通过技术,提供一个能够始终如一的机制,以建立、部署和扩展与孤立的系统资源相连的应用组件。Docker能够灵活地控制着应用程序依赖项的"相依性地狱矩阵"并配置容器生成时间,以达到启用持续集成和部署以实现一种永恒不变的基础设施模式。


Docker瓦解操作系统


2014年底的大新闻就是CoreOS操作系统的公布,这种极简操作系统分发旨在简化容器的部署规模,这也是奉行它自己的容器虚拟化技术--称作火箭。其实我们已经很清楚Docker和CoreOS确实存在一定的冲突,但是CoreOS的公告中对于DockerCon还是特地表达了关于当前状态事务一个明确的信息:Docker和CoreOS不再是朋友了因为这两家开源公司竞相争夺相同的客户,其实如果没有一个操作平台,Docker容器最终也只是一个开发人员的工具罢了。

竞争的出现对于新兴技术的发展总是有益的,现在我们看到的就像是两头黑马在赛跑。毫无疑问在这场比赛中的领导者是Docker,因为它在开源发展共同体、占有率和合作伙伴互惠方面都具有很大的优势。


对于CoreOS来说,这是一个特别困难的处境,因为它不像Docker,是一种很有效的软件,能够被任何的Linux发行版打包,而CoreOS是一个独立的操作系统。这也就意味着,除了Docker,CoreOS也要与其它的产业强手进行竞争,例如微软、VMWare、RedHat和Ubuntu,而这四个巨擘也有可能是Docker的关键性合作伙伴。

与此同时, Ubuntu和RedHat也在第一时间,向两个新的项目Ubuntu Core和Project Atomic中引进一些类似于CoreOS的能力,并且微软也宣布将来的Windows Server版本将支持本地Docker容器。


Docker瓦解PaaS(平台即服务)


通过引进Docker Swarm和Docker Compose,2014年底最大的新闻就是Docker宣布在DockerCon上支持多容器的分布式应用。Docker Swarm是一个能帮助Docker实现承载功能的集群系统,是一个提供发现能力的主机,并通过预定Docker容器来承载。


Docker Compose则提供一个简单的基于YAML的配置语言,用于描述和装配多容器分布式应用,并且能够清楚的知道Docker的承载情况。这也就意味着将来对于PaaS(平台即服务)来说更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。

其实Cloud Foundry、OpenShift和ActiveState公司都为了支持Docker容器做出了迅速的响应。虽然对大型企业来说,有价值的PaaS(平台即服务)平台也具有安全和多租借的能力,但是它却带有本地的容器配器法。


而Docker可以为以开发为中心的"git推送"提供更多的用户体验,相比完全成熟的PaaS(平台即服务)解决方案来说,能够部署更加简单的分布式应用程序。其实,用户经验对于以探索PaaS选择为首位的公司来说是最主要的促进因素。

从现在起,这种简易的程序还带有自我功能的权衡,因为Docker Swarm 和Docker Compose是具有alpha品质的软件。

Docker瓦解虚拟化和配置管理


多年来,虚拟机映像作为实际机制上用于打包和部署分布式的应用程序,经常被滥用。从IT操作角度来说,虚拟机提供了丰富的资源用于提供隔离、安全性和稳定性的功能。但是虚拟机也是成熟的操作系统,要求具有充分的管理功能,并带有自身的存储、网络设置、附属性和环境特定的配置功能。而且虚拟机映像是巨大且笨重的活文件系统(或者是在文件数量很多的时候)所以,虚拟机一旦被部署,就倾向于从他们的最早的原始状态转移,软件、脚本都需要人们不断地修改以满足需求的不断变化。


事实上,在管理情况下的虚拟服务器的数量需要爆炸式的扩增,也就是所谓的"虚拟蔓延"问题,它能够帮助例如Chef、Puppet和Ansible、Salt的配置管理系统,而且还成为了系统管理交易的根本性工具。但是对于开发者的责任归属问题还是很不明确,而系统管理者的责任是从一台虚拟机开始,直到快速解决各种实际故障而结束的。

也许你听说过对于容器和虚拟化的评价,基本都是带有赞美色彩的,这也确实是真的。然而,容器的性能总体来说还不够,它还需要更加有效率的使用资源,比成熟的虚拟机能够更快的部署。容器比起虚拟机来说,还有另一个更加重要的优势就是软件定义(他们从被指定的元数据所创建)。


还有,这些功能造就了一个更具有能量的平台,用于管理分布式应用程序,这也是永恒不变的基础架构。其中,在这个永恒不变的基础架构中,极简主义的裸机操作系统可以实现自动发现、自动化配置和自动化分配容器映像。


容器是用于创建预分配任务时所需,而在被更改或者不再需要的时候被摧毁。可以使得IT和开发团队之间的责任划分很明确,IT发出指令,而开发程序运行容器。到2015年我们将会慢慢看到很多早期的采用者,开始在其私有云产品的全自动容器金属架构上实现规范化操作。

当然对于这些优势,我们能够预见,IT会借助虚拟机的管理功能继续挣扎、奋斗。因为一些原因,他们中的很多还需要处理一些遗留的应用程序和多租户问题。相信,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将会有很多(旧版)的应用程序可能不适用于容器,所以在容器自称为主导模式之前还会需要很多年的演进。


(文章来源:WatchStor.com 原文链接:http://news.watchstor.com/market-analysis-149614.htm)